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5

看翻陳奕迅的”陀飛輪”的歌詞,這句”計劃了  照做了   得到了 時間卻太少”,不是很明白這句歌詞想表達什麼?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

Advertisements

今日聽GoodTalk,最後蕭若元講了一個事件,佢說有沒有人知道怎樣一夜間不見3千億,佢跟著就說"漢能"就做得到,它是做太陽能膠片的。我想可能科技發展得太快,有新的技術出現,就另舊的技術一夜間變得不值錢。這另我想到:杜威所講的一翻話,他說:"進步並不是一種批發的買賣,而是零售的生意,應當一部一部的約定,一批一批的成交。"而"漢能"的例子,就似乎是做批發,而不是做零售。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

今日開校友會會議,會前我們各委員在一間餐廳食飯,席間一個師兄說自己現在做斜坡維修,而且是自己出來開公司做Contractor,帶一班工人開工.我就覺得有點奇怪,因為我知這位師兄不是讀Civil Eng的,為何會懂得做斜坡維修.又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另外,開會後,我的另一位師兄看見我心口戴著一個自己設計和打印的飾物,他說不如用綠色印,好像玉那樣就好.我說我有用熒光綠印個另一個式樣.我發覺我這個師兄好像知我心中想做什麼設計似的. 和之前我和另一個讀Architecture的女仔講我現在設計緊一個Music Theater,她說是不是會用Arduino控制LED一樣,她都好像知我的設計似的。為何會這樣,真是非常之奇怪。

還有,校友會個戶口簽名和社團註冊,現在仍然用第一屆的那三位幹事的名,分別是主席,副主席和財政,到現在都沒有轉過。現在已是第三屆了,為何還不轉呢?又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早幾日在屋企看見一個膠袋內又有一對白色的膠手套,今日想找翻出來,但又不見了.但我記得我從來都沒有買過這種膠手套的,唔知是不是我亞媽帶回來?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我記得Year One開學不久,有一天,亞F和亞招無端端一同穿了條迷彩裙回來,之後就從來都未見過她們穿了.又是一件頗奇怪的事.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