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Exam

今日又想一個問題,其實我們的教育制度貌似公平.其實一D都不公平.我們的教育制度主要是以考試為導向,而不是以知識為本.學習的目的是為了考試而不是追求知識.

而考試的目的,就是為了決定誰人入到大學.而香港受資助的大學學額,多年都沒有變過,只有大概18%.簡單D來說,香港的教育制度是要82%的學生陪18%的學生學習相同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很多都是在畢業之後30年都沒有用的.而30年後,當你個仔或女,讀返相同的東西時,到時就有用了.因為你可以教他.如果你還記得的話.

例如,我們中學時學過的數學.用翻”那些年”內的劇情.好像log這課書,有幾多人一生中會用到log.莫說是微積分.而中七時讀的Pure Maths,如果你大學時不是讀數學的話,相信你這世人都沒有機會用到.而決定我們邊個可以接受第三階段學習,就是這些知識,其實都幾有問題.

而香港現時所行的教育制度,就是要82%的人陪18%的人玩這個所謂”追求知識”的困獸鬥遊戲.而所學的知識,有些是百多二百年前所發展出來的,近的都可能是50年前歐美的人所創的.而這些東西,很多都是在畢業後沒有用的.我有個同學講過一翻說話,就是”如果你學過一樣知識,而這樣知識你是不能用出來的,那這種知識就是無用的知識.”其實都幾有道理.

而這個”追求知識”金字塔式困獸鬥遊戲,這麼多年都不斷重復,沒有人去質疑它.一代接一代,生生不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P.S.: 我想,富蘭克林,愛迪生,享利褔特等人應該不是用這種方式學習的,他們的學習方式應該是有機地學習.即吸收知識是由好奇心開始,由好奇心發展成興趣,再由興趣引發出熱情(Passion),從而發展成他們所成就的事業.他們這代人之後,就是普及教育,標準考試大行其道的時期,於是,就很少再出現富蘭克林,愛迪生,享利褔特等巨人了.

延伸閱讀 :

1. 諾貝爾獎得主的深刻反省:東亞教育浪費了太多生命

2. 諾貝爾獲獎者中村修二:東亞教育問題的根源在哪?

3. 胡適:怎樣才能免於墮落?——給畢業生的忠告

 

 

 

 

Advertisements

今日到城大,找了個位看書。其間去了厠所,給我發現了件奇怪事。就是有一個男子,由我入去厠所,到我出了來。他都企在同一個尿?上。我想企了都越過15分鐘以上。真是非常之奇怪。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

昨晚聽”週未集趙集”,給我又發現了一件怪事,就是趙博,蕭遙遙和Mark仔,三個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有一對黑眼圈.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

你猜玩我的是不是這個電芯佬呢?唔怪得知,胡校董做做吓要轉校了.我記得畢業典禮當天,我有位同學落Studio找我們的老師映相,但佢話整個教員室都沒有人.但我們的潘校長,就無端端走了過來G CORE和D學生映相.

我記得有一次和我的老師亞Guy Tutorial時,他好像很討厭這個潘校長似的.

我想全部都是設計定的,由給我那個”很美”的學號”02XX5304″,到O CAMP時那件”革命無罪,設計有理”的T-SHIRT.一切都好像被設計定的.

而這個”革命無罪,設計有理”的口號,當我看那本”牛棚雜憶”這本書時,發珼這句口號原來是來自文革的”革命無罪,造反有理”.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