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7

我亞媽最近又有高論,就是說大陸那麼想香港的中學生到內地接受軍事訓練和交流,是方面換人.不知是否事實.

P.S.:她又說,大陸嚴每日150個人落來香港太慢了,所以用這種叫香港的細佬上去的方法,換人.

P.S.2:我覺得她講的可信程度都幾高,莫怪早幾年,有對父母用很多錢供個仔去留學.回來後個仔會設局殺害自己的父母,而且還分屍.跟著就接收了自己父母的物業.如果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又怎會做得出這種事呢?除非他們之間跟本就沒有任何血緣和感情關係.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其實我覺得新的Building Code真是有點問題,好像想掃除香港的故有文化,要拆掉曬所有招牌.其實解決光污染的問題很簡單,只要求所有招牌的持牌人加個Dimer就解決了.在11點後,將在住宅區內那些招牌,調效個電流細些,就可另那些招牌變暗.這樣,又可以解決光污染問題,又可保留香港百多年的招牌特色.而這種招牌特色的都市境觀,在全世界的城市裡,是很少見的.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

P.S.: 至於Structure方面的問題,其實只要加多幾條Cables便可.看看從前的旺角,經過這麼多次十號風球,從前旺角那些巨型招牌都沒有跌下來. 如果想安心些,只要經Structural Engineer checked了,才可按裝招排便可.

V字手勢,好像是成龍九十年代初的電影裡開始做起的.後來香港這邊,當拍照時,就流行了起來.不知台灣那邊,九十年代初,當拍照時,流不流行舉V字手勢呢?

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