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今晚去了Kacey Wong最新的一件Art Work在觀塘海濱的開幕典禮,但去到一個人都沒有。是不是我記錯日期,或是改了日期呢。

Advertisements

今日check我的gmail account,發現右上角有個function是注音和併音,我不太清楚這是什麼function,
但我不懂用這兩個輸入法,於是把他轉為倉頡。但有點不明白的是為何gmail會有輸入法呢?

今日到葵芳一間餐廳食lunch,因為多人,所以店員問我答吾答檯,我說好。於是被安排和一位女士同槕。之後,餐廳很快有很多人離開,感覺好像怪怪地。因為記憶中,我都從來未試過和人在這間餐廳答檯食飯的,今次都算第一次。

爸爸過身後,我是從來都沒有簽過承繼或轉移遺產的文件的。不過他有沒有遺產,我都不太清楚,因為自七八歲後,我只見過他兩次。一次是在婆婆出殯時,另一次就是他病得很利害,不能說話,要送回鄉下,待去後可土髒,在紅磡見的最後一面時。這兩次都沒有怎樣交談,因為一次是在世界殯儀館,一次是他已經不能說話了。其實,和爸爸接觸最多的應該是輝哥和弟弟。

P.S.:我是沒有回大陸送我爸爸的最後一程的,只有輝哥跟了上去。因為當時我發病,以為我亞爸被人強迫上大陸,因為在紅磡見他時,我說不要上大陸,我過兩日再來看他。隔了兩日,我再去看他時,沒有人應門,鄰居說他已離開。我於是擔心他是否在被人強迫回大陸,於是走了去報警。警察由警署車了我到我亞爸的住處,拍門沒有人應,問了鄰居,又問我需不需要叫消房破門入去看看,我說不需要,之後就走了。我亞媽後來對我說,那個不是你亞爸,只是個同樣的亞伯而且。我都吾知我亞媽講的邊句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