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5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5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A San Francisco cable car holds 6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2,000 times in 2015. If it were a cable car, it would take about 33 trips to carry that many people.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Advertisements

我發覺現在去PolyU的圖書館,我直覺覺得,每次坐的座位,都是被引導安排的,一坐下,對面的,或左右兩邊的就有本書放了在檯面,好像引你去看似的.而且,我發覺整個PolyU的圖書館已被大陸學生佔據了.

PolyU的圖書館好像掉了大量的圖書,將D空間用來放檯給學生用.在網上翻查POLYU的圖書館藏書記錄,顯示從前有藏書70多萬本,現在都不知有沒有10萬本.它不像HKU,建了另一個中心給學生上網用電腦,而是掉了大量的藏書去將D空間給學生用電腦或温書.如果實體書是沒有存在價值的話,為何HKU會保留Main Library內的藏書,而去另建一個地方給學生用電腦或温習,而PolyU就採取掉了大量藏書的方法去做同一個目的.希望這個被染紅的大專學界不會像當年立粹那樣,在柏林大學燒書,現在就借用電子書為名,實質”燒書”為實就好了.

P.S.: 在中國,四九年前的保存得最好英文藏書的圖書館,只有香港的HKU和PolyU兩間圖書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20151205_184042

 

 

*從前放滿了藏書的包玉剛圖書館Ground Floor,現時的樣子.

今日在想一個問題,就是簡體字中国的”国”字,為何和日語的国字那麼相似? 我猜可能當年共產黨給國民黨打到差不多”爬街”,要”走老”或(長X).但期間,殺了個日本仔來,(日本侵華).消耗了國民黨的大量軍隊.所以,二戰後,國共內戰,國民黨很快就被共產黨打販.所以,毛澤東為了感謝日本仔,所以將簡體字的中国的国字,專登改到好像日語內的”国”字一樣,以表謝意.不知這個猜想是否正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今年的Hong Kong Maker Faire  已完結,但看不到上一兩年Hong Kong Maker Faire 的Core Members 的booths .後來發覺, 很多上一兩年搞Maker  Faire 的會員都去了貿發局搞的展覽,真是頗奇怪, 為何不在人流最多的Hong Kong  Maker faire 開booth, 而去了會展開。再看他們在facebook 的post ,個會場的人流好像得小貓三,四隻。真是很奇怪。或許,明年的Maker faire 和貿發局商量一下,不要將兩個展覽撞期就好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

最近在網上看一位市民在立法會講對小三TSA的看法,他說現在的課程不是學他求學時的”由淺入深”,而是”由深入錯”.和之前看見有些新聞講,現在的幼稚園會要D學生默”Fire Extinguisher”這種多音節的生字.加上我之前到UST cite Computer Science 的Year One 課程,個教授教C++的Pointer,用了90多頁的PPT去教,還會教Pointer  to Pointer to Pointer這種都不知有沒有用的概念,對一些初接觸Programming的Year One學生來說,可能真是學這位家長講,現在的課程是”由深入錯”而不是”由淺入深”.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