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Tag Archives: Architecture

最近想,若青衣將來的發展,可以發展為一個自給自足的社區,那麼會是一個很有參考值價的社區。

例如,將來的青衣有自已的海水化淡廠,一些Vertical Farming Building,   Sustainable Electricity Plant. 除了Residential, Commerical 和 Industrial building外,還有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y Building / Zone.

這樣,就會是一個頗好的Sustainable and Green District 的Model了.

而人口可以由現在的20多萬,增加到三,四十萬。

而世界的趨勢,很多東西和範疇,都會由Centrialized向Decentrialized方面走。之後,就由Decentrialized向Network方面發展。

若將來青衣的發展,可以成為一個Self-sustain和Sustainable and Green的社區。我想會是頗好的Reference District.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

Advertisements

最近我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就是當我在九龍中央那邊時。給我發現那座中電的舊九龍總部仍然存在,我懷疑可能是傳色映像或佈境板或是 Magic. 真是解釋不到。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最近有留意沙田的城市設計。我發覺英國人設計沙田時,左邊為火車站,新城市廣場,禾輋邨,瀝源村,主要是公屋為主。而右邊為沙田第一城,至富花園,河畔花園等私人屋苑為主。

而文化設施,例如大會堂,圖書館,博物館,城市論壇,馬場,沙田中央公園,水上活動等等設施都放在左邊的。

而沙田區最好的學校,都放在左邊的。而那些公屋,會設有停車場,而且是很多車位。即是預計住公屋的人會有錢買車。反而,右邊的私人屋苑,就很少車位,單車位就很多。因為他們的收入很大部分要用來供樓。

住在左邊公屋的區民,只要步行10~15分鐘,就可到達工業區,火車站,商場,文化設施,康樂設施等等。

反而,住在右邊私人屋苑的住戶,要到沙田市中心或其他地區。就要乘巴士。所以九龍巴士的車廠是設在右邊的。

而醫院又是放在右邊的,可能方便中產家庭經常要看醫生的需要。

如果是就近入學的話,那些左邊公屋居民的仔女,就可接受沙田區最好的學校教育。反而,右邊的學校就沒有那麼出名了。

如果,住左邊公屋居民的仔女和住右邊私人屋苑的仔女,大家都讀沙田官立。但住公屋居民的子女只要10分鐘到就可到達學校。若住在右邊私人屋苑的子女,就要20至25分鐘才到達學校。

即是話每日私人屋苑的子女所需的交通時間,就會比左邊公屋居民的子女多20至30分鐘。即一年多90小時,一個中學5年就多450小時。

若大家都喜歡看書的,那麼,住左邊公屋的子女,就會比右邊私人屋苑的子女多450小時看書時間了。

從這樣的城市設計來看,英國人當年設計沙田時,這種城市設計是可以防止隔代貧窮的。這種設計不會做到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即是說,沙田的設計是將最好的資源放在middle lower 和Lower Class上。而middle upper和upper class,因為他們自已的Family Education較好。所以未必需要政府的照顧。

但到九七後,香港人設計的將軍澳,天水圍等市鎮。好像沒有這種功能了。

有點搞笑的,就是當住左邊公屋居民讀沙田官立的子女,當他們透過教育變成中產時。若他們想住回沙田,他們又會住在右邊的私人屋苑。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

關於在Architecture Industry內,需唔需要讀過Arch先可以設計建築這個問題.Architecture是一個比較特別的行業.你未必要讀過Arch,但你是可以設計建築的.只要你識就可以了. 但不可稱自己為Architect,但可以叫自己做Designer.

因為行內有一種Architect叫Production Architect / Project Architect.他們是專門去執行其他人的建築設計的,幫手簽圖,找Civil Engineer, Structural Engineer, MEP Engineer, Contractor, Surveyer等等.即是類似政府的EO. 只負責執行,不負責Design的.

因為未必個個讀Arch的人,會想到一個Client喜愛的Design.

好像八,九十年代的香港Architect上大陸起樓一樣,當年十個上大陸設計建築的Architect,很多都沒有大陸牌的,他們會找個大陸有牌的Architect,幫他們實行他們的Design. Design就香港做,起的就大陸那邊做.

而行內,最出名,又不是讀Arch,而走去做Arch的,有很多.例如Heatherwick和安藤忠雄. 香港的Pacific Place就是Heatherwick的作品.

而安藤忠雄,就更利害了,他沒有讀過大學,只是一名工匠,全靠自修.就拿了建築界的諾貝爾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 要數的例子可以很多. 因為傳統的Architectural Training未必訓練到很Creative或者對Detail很講究的人出來的.

例如AA就是反RIBA的.因為他們覺得RIBA太過傳統了.但AA就會出到Zaha Hadid, Rogers, Rem Koolhass等Pritzker Prize得主.

而Zaha Hadid在港的作品Innovation Tower,就是找本地的Production Architect幫手起的.

Design就Zaha Hadid那邊做,執行的就香港本地的Architect負責.

如果沒有記錯,當年Zaha Hadid在AA只是讀Dip的.

又例如當年Le Corbusier就是反當年建築學院train出來專起仿羅馬,希臘式建築的Architect的,他後來就成了The Father of Modern Architecture, 現代建築之父.現在香港的城市和建築設計,有很多都只是他當年(1920~30)年的想法來的.

如果沒有記錯Mies van der Rohe又是沒有讀過建築的,他是工匠之子,從做學徒做起學習室內設計和建築.他後來又和Le Corbusier齊名,成為了推動現代建築的發起人.

至於美國人引以為榮的Frank Lloyd Wright,就是從來都未讀過建築的.

不知我所知的有沒有錯,有錯請指正.

P.S.:”一切人類的進歨都是因為仔女唔聽父母話” — 倪匡

P.S2.: 如果沒有記錯,香港很多Architectural Firm的Co-founder,都不是讀Arch的.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