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Tag Archives: HongKong

今日看新聞,內裡說紅VAN的公會有意轉綠VAN,話長者2元乘交通公具沒有受惠於紅VAN.

我就覺得奇柽了,因為紅VAN是個體戶,他們每月的收入,照我觀察,都有萬多二萬元一個月.但綠VAN,聽D司機講,只得七,八千元一個月.

為何一個收入高的司機,會願意轉去從事收入低的司機職位呢?

又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而且,跟據從前的規例,紅的可以去新界,但綠的就不能入市區. VAN仔都是,紅VAN可以到新界,但綠VAN是不能入市區的.不知何時開始,綠VAN都可以在市區作業.

當年為何要分紅VAN和綠VAN呢? 因為紅VAN在市區,都是短程,所以一程用油不會太多,個體戶,自負盈虧都沒問題.相反,新界的綠VAN,因為長程,每程若不滿客,就會浪費油錢,所以是司機每月定額出量.每個月將所有程數的收入相加,再除翻給司機.

但現在綠VAN似乎入侵市區了.

我估都是中共想維持穩定所做出來的.

因為雨傘運動時,紅VAN是免費載些示威者過海的.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Advertisements

今日在中上環吃糖水,同檯的一個男仔講除了低端人口外,現在還有一種叫”高端人口”,但他又沒有解釋什麼是”高端人口”.我猜”高端人口”可能就是那些高官的仔女,他們可能讀Harvard, Yale,Oxford, Cambridge後,回港生活,又買不起樓的人. 我猜到時D人會稱他們做”廢廢廢青”,簡稱”三廢青”.

第一廢,就是他們讀這麼多書都買不起樓;

第二廢,就是他們要靠父母給錢,去買樓或去付首期;

第三廢,就是他們的仔女都唔洗指意買到樓.

簡稱”3廢青”.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

我發覺,大陸很懂得出口述和將些明明好的東西變做不好.

例如,從前我們有5A,10A狀元,但回歸後就將假貨叫做A貨. 而DSE就拿5就最高,拿1就最低分.

但我們的警務處長叫一哥,不是5哥,而行政長官坐那輛車的車牌是AM 1, 不是 AM 5. 但大陸人就將5和1調轉.

又例如,大陸不想香港搞高科技,就說什麼High Tech High 野, Low Tech Low 野.

我覺得他們用這些出口述的方法已很多年了,但香港大多數的人都會信的. 好像個個都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似的.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