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Tag Archives: HongKong

最近在想,中共似乎是想透過地產發展,一步一步地將香港本土特色的有機文化鏟除.好像那些經過很多年有機地發展出來的社區,就一個一個被鏟走.好像雀仔街,金魚街,喜帖街,波鞋街,花塸……等等.似乎是想將紫沙茶壺內的茶積全部洗掉,另香港這個紫沙茶壺一文不值.

不知這些猜想是否正確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

最近,因為陳美X傳會做教育局局長.於是上youtube聽她唱的歌.發現”香港,香港”這首歌.內裡有提及”自由港”這個名.如果Hong Kong is China,即香港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那麼,香港就不再是自由港了.若果香港不是自由港,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西方就會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標準對香港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

01

前幾日,因為買一部二手相機的關係.到了火炭取機.其間,經過火炭火車站對出的一個地盤.這裡從前好像是四層高的工業大廈.(見附圖) 當天觀察,這地盤正做緊地盤平整工程,準備將來打莊.

後來知道,這個地盤會改建成為住宅.我就覺得很奇怪了.為何要將一塊這麼靚的工業用地,用來建些”永無止境”的住宅.而不是發展成,例如”創意工業大廈”或”新工業用地”呢?而這些新工業用地要去到有今遠得今遠的”河套”?現在聽講話還要用150億做地盤平整工程?

這個政府真是有D問題.現成的,位置又好的工業用地,不發展成為”新工業用地”或”創意工業大廈”.反而建些住宅.而香港已經很多年沒有新的工業用地給”創意工業”或”新工業”發展了.將來的香港,就很可能只得住宅區了.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

P.S.:再看Google Map,發現這個地盤有差不多200X100M的大小.再看隔離的房處的工業大廈(穗輝工業大廈)的大小.我看可以起三座這種房處的工業大廈.一座這種工業大廈有25層,一層有68個單位.68X25=1700個單位.若3X1700=5100個單位.若起高些,就不只這個數目了.即時可以解決很多想創業,但又租不起市面上的商業或工業大廈人仕的問題(因為被抄家瘋狂入市,使到租金不斷升高).尤其是年青初創啟業的人所面對的問題.

P.S.: 其實將那裡建些好像JCCAC+PMQ+Industry Building的創意工業大廈還好.

其實我覺得新的Building Code真是有點問題,好像想掃除香港的故有文化,要拆掉曬所有招牌.其實解決光污染的問題很簡單,只要求所有招牌的持牌人加個Dimer就解決了.在11點後,將在住宅區內那些招牌,調效個電流細些,就可另那些招牌變暗.這樣,又可以解決光污染問題,又可保留香港百多年的招牌特色.而這種招牌特色的都市境觀,在全世界的城市裡,是很少見的.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

P.S.: 至於Structure方面的問題,其實只要加多幾條Cables便可.看看從前的旺角,經過這麼多次十號風球,從前旺角那些巨型招牌都沒有跌下來. 如果想安心些,只要經Structural Engineer checked了,才可按裝招排便可.

今日聽陳志思講香港願景,聽他講了成個鐘頭,佢都好像沒有講香港願㬌.但他有提到香港人置業隨了自住之外還有投資的考慮.這個看法從前都聽人講過.好像已經變了香港人的常識.但我在想,如果住宅不只是必需品,而是當作投資抄賣品會怎樣呢?

假設現在一個單位是四百萬,每年升值10%,25年後,會是多少錢呢.即4000000X1.1(25次)=43338823,四千三百萬.若到時的首期為三成,即13000000,一千三百萬.假設一對夫婦置業後即生仔,二十五年後,大學畢業,之後做兩三年野,想買樓結婚.那時個兒子會問父母,可否借一千三百萬做首期置業.那時會是怎樣? 就算打個七折,都要九百一十萬。

若投入地產的金錢回報大過搞start-up的,那麼就不會有人搞start-up.沒有人搞start-up,就沒有start-up請人,D,Engineering的大學生畢業出來就沒有start-up請,就只好做些和自己所學不相關的行業.比較好的就做salesman賣些相關學識的產品,而這些產品不是香港發明,設計或生產的.在這個網絡時代,很多東西都是上網直接和出品商交易的,中間人的角色變得越來越不重要。除了Engineering外,其他範疇都好像差不多.這裡不包括那些和地產有關的Engineering學科.

舉個例子,例如從前很多獨居老人,很多時在家有事後因無人理而最終失救而死.於是就有”平安鐘”這個概念產生.有這個概念就要錢去實行.若當時的投資者將資金投放於地產,不願意投放在這種解決社會問題,又不知有沒有回報的start-up上.那麼”平安鐘”這個概念就不能或很難實行了.若果投資者的資金過份被地產吸引,地產市道不斷上升,租金都跟著上升.那麼一些可以解決社會問題的start-up,或一些可以改善生活的好idea就不能有資金支持而不能實行或很難實行了.

有問題,就應該有解決方法,而解決方法可以是服務或產品,而這些服務或產品就會產生start-up,有start-up出現,就需要請人,不同的服務或產品需要不同的人才,這樣很多人畢業後就可以學以致用,人盡其才了.好的例子就是那些可以跟據自己的熱情和興趣發展自己的start-up的人,好像Thomas Edison,Henry Ford, Wright Brother,Steve Job, Bill Gate, Mark  Zuckerberg等. 若社會有大量start-up出現,隨了可以產生大量人才需求外,還可以解決很多問題,這些問題可以是社會性的或是生活上所需的.

香港過去二,三十年太著重地產行業了,大部份人都好像為地產相關行業打工.為何不發展其他行業呢?形成多元經濟.好像德國,她們有房產增值稅,有租金管制去控制樓市,但德國是歐洲的經濟火車頭,依靠的並不是地產行業啊.德國的房屋

我想大部分香港人都是想用一個合理的價錢買樓自住,多過利用樓宇抄賣吧! :

如果一個地方的經濟太過著重房地產,我想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發展。因為你的下一代用同一個收入水平不能享受你現在享受的空間面積,即這並不是一個可持續的發展模式。

當一個社會裡的人,一生中大部分時間所作出的努力不是用在發展自己身上或追求自己的夢想,而是為了一塊磚頭,這種生活模式其實都幾有問題!

畢竟,居住權是Basic Human Right吧.

P.S. :  最近聽到四十年前香港的樓價,當時在九龍區買一個五百多呎的新單位,只需七萬多元。供七年,月供八百多元。而當時一個中學生的人工都有二千多元。現在同一個單位,要五百多萬。升幅80多倍,但人工只是升了五倍到,供樓年期增長到30年。

P.S2 : 看回從前SAVE落的圖片,發現這張一九八八年的華景山莊的賣樓廣告,當時的呎價是1174元,一個1357呎的單位售一百六十萬.現在買要一千三百萬,升幅逹800%.

華㬌山莊

P.S3 : 瑞士人不買房子的故事

P.S4 : 最近在網台聽到一種講法,幾值得反思:”美國人講America Dream,是講如何去追求夢想.而香港人講的Hong Kong Dream,就是買樓,結婚和生仔.”聽到主持人這樣講,不禁笑了起來.

P.S5: Hotel California在唱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