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5

最近在想,graphic現在有Photoshop可以改圖,那麼sound和video有沒有相應的”Photoshop”軟件呢?我想應該可能有的,看了”武媚娘”電視,那裡的女演員的胸部,那塊用電腦做的胸布,就知道現在的技術可以做到了.還有,早兩日在Facebook看到一種software,可以將A君的面和B君講野時的口部表情合成,成為C君,而這個C君就有A君的面,而口部表情就是B君的.

二十年前有個落選港姐,被人傳出一些腂照新聞,佢當時說沒有映過這種相片,當時沒太多人相信她,有個電視台呀姐重話她不自愛,拍了這些相.而當時沒有太多人知道有Photoshop這種軟件,但如果發生在今天,就很難用肉眼分真偽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

延伸閱讀:

  1. Researchers created expression transferring software that projects mouth, eye, and other facial movements onto another face in real time. https://www.facebook.com/Vocativ/videos/1094163683929199/?pnref=story
Advertisements

今日在PolyU Lib記,又上不到網,找資訊科技的職員問怎樣解決,他在我部電腦開了個黑色的Panel,打了幾個Command,發覺都是上不到網,但我問個Wifi是接到的,但由Wifi出外邊的就被Block了,問他怎解.他說你可以到Alumni Office申請個專給11年前畢業的Alumni 戶口,用那個就可以上網,但個Public的有時會上不到.我記得幾年前投訴過PolyU Library沒有給Alumni用的Wifi,當時個職員講11年後畢業的同學會有個Connect.polyu的Account用,可以用那個在圖書館上網,但11年前的就沒有了.近一年,圖書館開了個Public WIFI 給11年前的Alumni,但這個Wifi似乎是很不稳定的.真是要改善改善,傾談間,我發覺這個資訊科技的圖書館職員下顎牙齒又是很核突的.

20151014_150904

 

 

最近在想個”讀書”的讀字為何是言字邊隔離做個賣東西的賣子呢?

我猜可能古時的人大多數都是不識字的,只有士大夫和小數的讀書人才識字.

那麼如果要看家書要怎樣呢?就是找識字的人讀給他聽,和幫手寫信給家人,而這個動作,

就要收service charge,所以”讀書的讀字是言字邊做過賣東西的賣字.

就是賣讀字和寫信服務,不知這個猜想是否正確呢?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

 

 

最近在想一個問題,究竟Mass Production可以解決貧窮問題,定Production by Mass可以?

Mass Production就好像從前的大鑊飯,一個中央廚房,人人都有飯食,但沒有很多選擇.只為腂腹而已.而Production by Mass,即每個人都有廚房(工具和空間),每個家庭食的東西都會很不同.有錢時會食好些,沒有錢時,一個公仔X都可下嚥.如果廚藝好的話,還可以做私房菜賺點小錢.這個比喻,可以擴展到其他範疇.如果人們習慣了Mass Production,只會培養大眾做Consumer,但如果你懂得怎樣做,你就會變成Producer.介乎兩者之間的就是現在很流行的Prosumer.這三,四十年裡,我們似乎被programmed成為consumer.”大多數人都不自覺”,Mass Production似乎是給予我們”好像”是無限的”選擇的自由”,但我們卻失去了”創造的自由”,而創造的自由只能屬於小數人.而Production by Mass可以從拾創造的自由所帶給人們的快樂和心靈上的滿足,似乎又可以解決貧窮問題.這是現今這個消費性社會所缼乏和需要的.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

最近發現一樣很古怪的事,就是在Facebook裡,我是很少看到我的朋友的Posts的,但Click入去我的朋友的Facebook,就可以看到他們最近的Posts.而我看的Posts,最多就是些外國朋友的Posts,而且那些 Posts很多都有點古怪.真是吾知Facebook的Post上載的優先次序是怎樣的.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

放在牀尾的那本”未央歌”,買了已經很久了.第一次聽見這本書的是在中七中國文化科的課外閱讀報告用書,記得當年隨了做那兩本自選的書外,在書單裡的其他書都一律看過,隨了這本很厚的”未央歌”.不知是講什麼的? 現在似乎還沒有時間看,看來還要放在牀尾很久.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