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6

早前我發覺我的Amazon account內,竟然多了一個device,而這個device的權限是可以看曬我全部在amazon買的電子書的.但我已用了雙重驗証的log in方式去log in我的account.但都發生這種事,真是頗恐怖,即是意味著有人可以有辦法進入現在的Cloud Application裡,去看或拿取你放在Cloud裡的東西.”方便”和”安全”真是魚如熊掌.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

今天回想從前有一位同學講過的一翻話,他說為何唱歌的歌詞可以很多年後都記得.但返學所學的知識考完試後就會很快忘記.可不可以用唱歌的方法去吸收知識.那樣,所學的知識就可以記很久了.

多年後記起他所說的這翻話,都覺得有點道理.

我想古時候的那些詩歌,都是用這種方法傳達知識的.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

M-型社會

剛看完大前研一那本”M型社會”,內裡有講到教育.覺得他講得很有見地.他提到:

“教師的工作原本就是不是要囫圇吞棗地照著學習指導要領的內容去做,而是要協助學生成長,讓他們成為能自立的社會人.

現在,全球正進入一個由像比爾.蓋茲那種天才就影響整個經濟的時代,也是人才競爭的時代.在此所謂人才,並非一般人所謂的”會讀書的孩子”或”別人說什麼他就照著做到好的孩子”.這裡講的是”能以自己的力量思考,行動”的自立型人才.他們必須有能力在新經濟”看不見的大陸”上,自己開拓未開發的大地.

現在的學校教育,卻大量產出在新世界中完全無法成材的學生.為了讓日本跳脫長期衰退,開啟全新的繁榮道路,也一樣該把教育改革視為重要的議題.

北歐四國的各種國際競爭力都遠勝日本,還進入全球前十名.之所以如此,根源就在於北歐各國的教育.

這些國家的教育嚴禁用”teach(教)”這個字.而要講”learn(學)”.所謂的”教”,就是以”有答案”為前提,由知道答案的人來教別人.但二十一世紀的現在,世上卻充滿了沒有答案的問題.所以北歐不用教的,而貫徹”要孩子自己學”的想法.

丹麥的學校教育相關人士就表示,丹麥的老師最感到欣慰的就是,”全班二十五個學生,每個人都回答出不同的答案.

自己思考,自己找答案.這種能力正有助於在現實社會中立足.所以培養學生的這種能力,才是真正的教育.

街頭營生者造就”新榮景”

歐美有所謂”學院派營生者”(academic smart)與”街頭營生者”(street smart)的說法.學院派營生者的在校成績良好,擅長把別人已決定的事情很有效率做好.目前為止一般人稱為菁英的那群人,都屬此類.然而,在碰到從未體驗過的新問題時,他們卻是全無因應能力,敗下陣來.因為”並無前例”就停止思考的菁英官僚,就是這種典型.

反觀街頭營生者,言下之意他們是在街頭成長起來的,是一群在真實社會中累積經驗而崛起的.他們善於構築人際闗係,失敗了也不退縮,在無路可走時,能以自己的嗅覺突破.在全無範本可參考的混亂時代,能開創新局的,毫無疑問就是街頭營生者.過去在二次大戰後的混亂中,創辦全球數一數二企業的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與川上源一等人,全屬此類.

現在的商業世界就像西部的開拓時代一樣,大家都在新經濟催生出來的”新大陸”上競相開拓.在這樣的時代裡,任何人都可能因為新想法或新商業模式,嬴得廣大領土.

這種混亂的時代最需要的,並非目前為止學校所堷育出來的那種學院派營生者.而是能在現實環境中獨立思考,自己為沒有答案的問題找到答案的街頭營生者.北歐之所以能從低迷經濟中脫身,可說就是因為他們的教育培養出了街頭營生者.

教育要能產出成果,得花上某種程度的時間.我們如果真的想構築起”新榮景”,就必須進行教育改革,讓學院派營生者可以透過”質的變化”轉換為街頭營生者.這才真正是最重要.最緊急的課題.”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延伸閱讀: 大前研一:一路都念名校的高材生 未來可能是一場悲劇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aspx?id=4269&type=Blog&p=2
http://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7808?utm_source=Facebook

早前看過一個選舉論壇,發覺陳雲真是好像有點問題.我很久前聽過他一個講座,他當時的思想條理分明,論而有據.不知他是否寫完了那本”香港城邦論”後,給人落藥,搞到現在這個樣子.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

今日去九龍灣會展看一個手作人展覽,在入會場前,發覺去會場入口的通道內,全部都是Cos Play的青年。行完展覽後,再到會展的食站食東西,其間經過一個大台,我發覺樓上有人用相機向我這方向拍照,看看周圍的設置和身邊的人。我真覺覺得,他們好像部處了很久,等我今次來到這裡的。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