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Tag Archives: Economics

今日在中上環吃糖水,同檯的一個男仔講除了低端人口外,現在還有一種叫”高端人口”,但他又沒有解釋什麼是”高端人口”.我猜”高端人口”可能就是那些高官的仔女,他們可能讀Harvard, Yale,Oxford, Cambridge後,回港生活,又買不起樓的人. 我猜到時D人會稱他們做”廢廢廢青”,簡稱”三廢青”.

第一廢,就是他們讀這麼多書都買不起樓;

第二廢,就是他們要靠父母給錢,去買樓或去付首期;

第三廢,就是他們的仔女都唔洗指意買到樓.

簡稱”3廢青”.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

Advertisements

HK_HSBC_Main_Building_2008

四九年前,中共對上海的商人誓神X願講入城後不會怎樣變.不到十年,就全部上海的資產充公了.

所以八十年代HSBC找Norman Foster設計的中環總行,全座是可以移走的.因為英國人眼光很長遠,不想重蹈四九年的覆轍.在2047年後,資產又被歸於國有.

加上到時,東南亞的製造業比中國更據競爭力,因為那裡的土地資源成本和人力資源成本都比中國平宜.到時亞洲的金融中心可能會遷去星加坡.HSBC亦都考慮這點,加上若2047後,中共若走翻回頭路,實行共產主義,充公曬香港人的資產,他們可以整幢中環的HSBC大樓移去星加坡.

但其他香港的地產商,就沒有這麼好彩了.因為他們的資產,真是不動產,帶不走的.

四九年中共已經反口一次,現在白馬又不是馬了.”一國兩際,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現在又變了”沒有國,那有家”你信不信2047後,他們會準守什麼承諾呢?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今日忽發其想,就是為何有人抄到D的士牌這麼貴呢?又有成百輛的士停放在停車場內,唔行出街? 可能的目的就是想紅的變綠的,不想有個體戶的車主存在吧! 現在就只剩回紅VAN是個體戶的收費車了.即是連交通公具都由”i”變”WE”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

 

2017-04-19 21.00.23

最近,心裡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房屋不是必需品,而是一種可以屯錢的投資抄賣品.那麼,到最後會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呢?

若房屋是一種可以屯錢的投資抄賣品,而且,這種”特殊商品”的回報很高,很容易賺錢.那麼,就會有很多人加入這個揾Easy Money的大家庭.在這裡,假設未來三十年,沒有戰爭,SARS,地震,海嘯和意想不到的人禍發生.

那麼,未來三十年樓市會一路上升.越來越多人會覺得投資在房屋很容易揾錢.那麼,大家在樓市一片向好環境下,就不斷有大量的人入市,樓市不斷上升.樓的呎價越來越貴,從前,四,五百呎的房屋賣百多萬,現在百多呎的Studio Flat都是賣百多二百萬.而且,還要流入香港的人口又不斷增加.

地產商投地的呎價會越來越高,政府和銀行都願意賺這種Easy Money.因為不需怎樣做,就有很好的收入.二,三十年過去後,政府和銀行都續漸依賴這種收入,戒不到.好像從前D人食鴉片,食上瘾,戒唔到那樣.因為樓市一X,銀行就會X,鋃行X,其他行業都唔掂.而政府的收入又會大大減少.

那麼,若持續地樓市上升二,三十年.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第一,就是住宅單位面積會越來越小,而且呎價會越來越高.

第二,一些舊區,工業用地和效野公園,最後都逃不過拿來起樓的命運.用來起樓.

第三,因為房屋是一種可以屯錢的投資抄賣的”特殊商品”,所以很多樓,都是起來被鬼住的.好像大陸的”Ghost City“鬼城一樣,而香港就會有鬼豪宅(Ghost Apartment)出現.

今日看Bloomberg,原來現在一間住四人的獨立屋單層賣150Million.之前啟德投地的麵粉呎價已去到16000蚊一呎.香港應該不會出現內地的鬼城,但鬼屋苑就開始越來越多了,即整幢賣出的大廈,晚上只得幾個單位的燈會著那種.

經過數十年有機地發展出來的舊社區Fabric,全部因為樓市的上升,重建成豪宅,酒店和餐廳,而工業區和郊野公園都變成住宅區後.而且,D樓主要目的不是用來住人,而是一種屯錢的投資抄賣工具的時候,香港就真是玩完.

若未來三十年樓市不斷上升的結果,香港可能大部份土地都變成住宅區,沒有工業或創新工業區, 運動場, 舊有有機發展出來的社區Fabric全部消失.再沒有什麼特色可言,只留下一個沒有特色和很多鬼住的住宅區而已.君不見工業區,工業大廈和運動場已開始改建成住宅?

歐美的工業區都已變成,創新工業或創意產業基地,我們的工廈就改建為高級擋房.

什麼東方之珠,亞洲國際都會都不再,最後和一個沒有什麼特色的住宅區沒什麼分別的一個城市.

P.S.:有人說沙田新市填當年為何會成功,就是因為它近舊區:旺角.而天水圍為何不成功,就是因為不近舊區.因為有機發展出來的舊區,有灑人們日常生活的所需,這是Top Down發展出來的新區沒有的,我想都有點道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

 

 

 

 

 

 

 

 

 

 

 

 

 

Reclamation Street at Junction of Soy Street Facing North如果香港想再工業化.那麼,從前用了很多年有機地發展出來的工業化配套社區,就應該盡可能保留下來才是.

例如做五金機械的新填地街,廣東道一帶.做裝修的雅蘭街,駱克道.賣木材,金屬材料的大角咀一帶.做時裝的大南街深水埗一帶.做電子的鴨寮街等.

因為上網未必可以這麼方便,行一條街,就可看到所有最好賣的東西. 通常實體店會入一些最好賣的東西賣.

舊樓可以重建,起高一些.但地下的地鋪,有機發展成的行業地鋪社區,就應該保留下來.因為這些行業地鋪社區,是支撐該行業的支柱.

例如,做時裝設計的,在深水埗附近行個圏,就有曬所有所需的東西. 這是非常之方便和有效率的.而且可以看到實物,摸到些Texture.這是和看相不能比擬的.

若香港政府想再工業化,跟著全世界都興起的”新工業革命”/Maker Movement / New Industry Revolution, 就應該盡量保留這些行業的上游配套才是.

如果全部這些社區都重建成酒店或餐廳,又談什麼再工業化呢?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最近又想一個問題,就是那些本港名星上大陸開Show,大陸會出人民幣給他們.假設一場Show是一千萬.那麼那個名星就會收到一千萬人民幣.當他們回到香港,就會向銀行對換這一千萬的人民幣為港元.即本地銀行就要拿出一千萬的港元給這位名星,(假設對換率是1港元對1人民幣),同時本地銀行體系就會接一千萬人民幣.

假設每年有一百名本港名星上大陸開Show揾人民幣,每場Show都是一千萬.即100X10000000=10億元人民幣.十年下來就是100億元人民幣.即本港銀行體系就要拿出100億港元給他們,同時就接100億元人民幣.

若越多人上大陸揾人民幣,他們會在港對換返港元.那麼本地金融體系就會接很多人民幣.假設全體港人在大陸揾人民幣是那一百個名星的十倍.即十年就是100億X10=1000億元人民幣.

若計本地地產商容許內地人用人民幣買樓,就不只1000億元人民幣了.

個問題就來了.我們香港要這麼多人民幣用來做什麼呢?因為人民幣不是國際流通貨幣.它不像港元,和美元掛釣,即港元是變相美元,可以在全世界通行.

接了這麼多人民幣的唯一用途,就是買返大陸貨.但好像你去淘寶買東西,你是不經本地銀行體系換人民幣的.

而外國人買中國貨,亦都不會經香港換人民幣的.因為他們會透過Alibaba,淘寶等用支付寶換人民幣買中國貨.

而大陸又不斷印銀紙(QE),就不斷有大量人民幣下來買東西,而本地銀行體系就要不斷接大量人民幣.

我覺得有點像當年日本仔要香港人用港幣對換軍票似的.

不知這種想法是否正確

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

P.S.: 那些在內地揾億億聲人民幣的人,若他們落來香港對換返港幣.那麼就好像三年零八個月時那些”勝利友”幫日本仔要香港人拿港幣出來換軍票似的.

最近,因為陳美X傳會做教育局局長.於是上youtube聽她唱的歌.發現”香港,香港”這首歌.內裡有提及”自由港”這個名.如果Hong Kong is China,即香港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那麼,香港就不再是自由港了.若果香港不是自由港,會有什麼事發生呢?

西方就會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標準對香港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