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如果一個人喜歡藍白色,另一個人想模仿他.那麼,這個人都會喜歡藍白色.

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P.S.: 最近又油翻藍色了.

Advertisements

1980

最近又想到一個現象,就是三十年前的深圳,只是一片農田,大陸九成以上的人口都是農民.為何三十年後的今天,他們可以落來香港,買起我們的房地產,抄到有今高得今高.而我們的大學畢業生,連供一個二,三百呎的單位,都有難度. 何解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到底回歸後,X莊二十年的建制派做了些什麼.弄至今時今日的境地. 我看到深圳那邊的初創啟業如雨後春筍般發展成長.很多青年人,有個好idea,就幾個一齊開StartUp公司,然後將產品在網上crowdfunding.由於他們又懂設計又懂得怎樣做出來,所以很多成功的Projects都產生了.

相反,看回香港,讀Electronics, Mechanical, Manufacturing Engineering的,很多都不是做返自己讀那行. 而現在籍卷全球的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對這類型的Engineer的需求,是很大的.可以看看韓國在電子產品的成就,已遠遠超出一同齊名的四小龍的香港.他們隨了幾個大的牌子外,還印育了很多小型的公司.我們現在在商場FoodCourt等候取食物時,用的那個圓型閃燈提示器,最早就是韓國公司發展出來的.而我們的電子業,好像消失了似的.

真是不太明白,這班掌管香港政經界的建制派,回歸後這二十年,做過些什麼.弄至所有工業,差不多絕跡香港.又沒有搞一些新的工業出來. 而這個新的工業革命的浪潮,會在全球快速發展.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日子會慢慢退去,新的製做業將會是localize的.

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P.S.: 1.  三年前5個大陸內地青年製作的機械臂 uArm : 1,263 backers pledged US$251,887 當年的uArm只是塑膠板和只有很簡單的控制

2. 同一間公司,現在發展的新version的機械臂uArm swift :  https://www.indiegogo.com/projects/uarm-swift-your-personal-robotic-assistant-education-gadgets–2#/ 現在新板的uArm,已發展出很多功能,和介面了. $991,016 USD total funds raised  9569% funded on March 25, 2017

3. 5個台灣青年製作的3d printer FLUX : 2,707 backers pledged US$1,641,075

4. 一個十三,四歲的美國少女和她的妹妹創辦的機械人公司 http://beatty-robotics.com/project_categories/team-photos/?post_type=project

今日又想20年後的FinTech世界會變成怎樣呢?我想又現在的可以上網買或crowd-fund產品,到買樓和公司上市集資都可做到.到時,賣樓和公司上市集資的不再只局限在本地用家和買家,而是向全世界售賣,現在世界幾個的金融中心的重要性會慢慢減退,全球只有一個金融中心,就是Internet.好像現像買Apps,會在Appstore和Marketplace到買一樣.如果blockchain技術再先進些和處理速度快些,就可以做到即時交易,由幾元到數百萬的交易,都可以進行.只要有credit-card和bank account和手機就可以做買東西和做shareholder.所有現在經人手的東西都在網上處理,不再經人手.全球金融會變得一體化,全部在Internet上進行.不知這種推想是否正確?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

最近看無線90年代的劇集”都市的童話”,這是從前沒有看過的.第一集,講個Game Designer的男主角,駚車到石澳找一間600多呎向海的屋租.用現在的standard,真是很難想像一個Game Designer可以有這樣的經濟條件可以到石澳租一間600多呎的屋,為的是想可有個地方可以靜靜地寫Game.為何當時的編劇可以編到這樣的情節.真是想知九七前香港的租金是多少?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

今日在PolyU Lib記用Printer印東西,我發覺好像有些人預先開定些PDF File在圖書館Printer附近的電腦內,等你行去用這些電腦似的.當你Print東西時,就會發覺,你用的電腦,一早就有些已開定的PDF file在內.這些人做這些小動作,究竟目的為了什麼呢?

P.S.: 我想有些人已知我Lib吧account的password,所以在我的account內開定那些file吧.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

剛剛在電腦找回二零零二年Year One開學時那段日記,看了之後,真是百感交雜.看回和她傾電話,她去海洋公園玩下大雨,她電了個很野性的髮型,和她唱K等等,很多回憶都返了來.自從Opendiary那邊無端端接左,我以為我那段時候的日記沒了.好彩原來我是有留底的.現在看回,都是為青春留下一個印記吧!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