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所思所想

Reclamation Street at Junction of Soy Street Facing North如果香港想再工業化.那麼,從前用了很多年有機地發展出來的工業化配套社區,就應該盡可能保留下來才是.

例如做五金機械的新填地街,廣東道一帶.做裝修的雅蘭街,駱克道.賣木材的大角咀一帶.做時裝的大南街深水埗一帶.做電子的鴨寮街等.

因為上網未必可以這麼方便,行一條街,就可看到所有最好賣的東西. 通常實體店會入一些最好賣的東西賣.

舊樓可以重建,起高一些.但地下的地鋪,有機發展成的行業地鋪社區,就應該保留下來.因為這些行業地鋪社區,是支撐該行業的支柱.

例如,做時裝設計的,在深水埗附近行個圏,就有曬所有所需的東西. 這是非常之方便和有效率的.而且可以看到實物,摸到些Texture.這是和看相不能比擬的.

若香港政府想再工業化,跟著全世界都興起的”新工業革命”/Maker Movement / New Industry Revolution, 就應該盡量保留這些行業的上游配套才是.

如果全部這些社區都重建成酒店,又談什麼再工業化呢?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Advertisements

我直覺覺得,他們是在我去開的餐廳放人.在我食的食物或飲品落毒.長年累月,積少成多.最後就倔你吸毒囉.我猜個局就是這樣Set.方面將來Exchange吧. P.S.: 我想個劇本就好像雲飛楊和”那些年”的男主角一樣吧。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

從前聽黃沾講的一個頗有趣的問題,他說,假若你有一個女朋友,但是要和人分一半,你會選上半身,定是下半身呢?. 若是上半身,就有得談情說愛和KISS,若胸部較為豐滿就比較好,若不是,就只可談情和KISS了. 若選擇下半身,就有得造愛和傳宗接代,但沒有談情的機會. 現在看回這條問題,真是笑死我了.

P.S.: 現在看來,不禁讚嘆黃沾的遠見,因為如果是小農DNA,他是沒有生育能力的.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