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過是一種生活方式

最近看回零九年的NOTE,覺得可以分享一下:

最近對龍應台這位在港教書的台灣作家很有興趣,一口氣連續看了五本她所寫的書,分別是

“親愛的安德烈”,

“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沙灣徑25號”,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

“孩子你慢慢來”

以及”目送”.

她對文化,保育,政治,歷史,文學,以至民主等,都有很獨到的見解.尤其是她對香港的看法,她從文化,歷史的角度出發,一針見血地指出香港的種種問題,分析比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更深入和獨到.作為一個台灣的文化人,能夠對一個較為陌生的地方作那麼深入的分析,真是非常難得.就算一般在港出生的文化人都可能未必有那麼深的體會.

她對民主解釋得很有意思,她說民主不過是一種生活方式.

“台灣人已經習慣生活在一個民主體制裡.民主體制落實在茶米油鹽的生活中,是這個意思:

他的政府大樓,是開放的,門口沒有衛兵檢查他的證件. 他進出政府大樓,猶如進出一個購物商場.他去辨一個手續, 申請一個文件,蓋幾個章,一路上通行無阻.拿了號碼就等,不會有人插隊.輪到他時,公務員不會給他臉色看或刀難他.辨好了事情,他還可以在政府大樓裡逛一下書店,喝一杯咖啡.咖啡和點心由智障的青年端來,政府規定每一個構關要聘足某一個比例的身心殘障者.坐在中庭喝咖啡時,可能剛好看見市長走過,他可以奔過去,當埸要一個簽名,

如果他在市政府辨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務員態度不好,四年後,他可能會把選票投給另一個市長侯選人.

他要出國遊玩或進修,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不需要經過政府或機關單位的層層批准,他要出版一本書,沒有人要做事先的審查,寫作完成後直接進印刷廠,一個月就可上市.他要找某些資訊,綱路和書店,圖書館和各級檔案室,隨他去找.圖書館裡的書籍和資料,,不需要經過任何特殊關係,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個單位的年度預算,公開在綱上,讓他查詢.預算中,大至百億元的工程,小至電腦的臺數,都一覽無餘.如果他堅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請民意代表調查某一個機關某一筆錢每一毛錢的流動去向.如果發現錢的使用和預算所列不符合,官員會被處分.

他習慣看到官員在離職後三個月內搬離官邸或宿舍,撤去所有的秘書和汽車,取消所有的褔利和特支.他習慣看到官員為政策錯誤而被彈劾或鞠躬下台.他習慣讀到報紙言論版對政府的抨擊,對領導人的詰問,對違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蹤.他習慣表達對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視.

如果他是個大學教師,他習慣於校長和系主任都是教授們選舉產生,而不是和”上級長官”有甚麼特別關係;有特別關係的反而可能落選.他習慣於開會,所有的決策都透過教授會議討論和辨論而做出.有時間,他甚至厭煩這民主的實踐,因為參與公共事務佔據太多的時間.

他不怕警察,因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權利.他敢買房子,因為私有財產受憲法規範.他需要病床,可以不經過賄賂.他發言批評,可以不擔心被整肅.他的女兒參加考試,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因為他不必懷疑考試的舞弊或不公.捐血或捐錢,他可以捐或不捐,沒有人給他配額規定.

他按時繳稅,稅金被拿去救濟貧童或孤苦老人,他不反對.他習慣生活在一個財富分配相對平均的社會裡;走在街上看不見赤貧的乞丐,也很少看見頂級奢華的轎車. 他習慣很多很多的民間慈善組織,在災難發生的時候,大批義工出動,大批物資聚集,在政府到來之前,已經在苦痛的現場工作…………”

她這篇談台灣民主的文章,對象是中國大陸的讀者.可以想像大陸的人民是生活在一個怎樣的環境下.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

 

龍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